海评面:弥合疫苗“南北差异”需要更多国家挺身而出

2020-12-15

  俄罗斯Sputnik V新冠肺炎疫苗已经开始大规模推广,辉瑞/BioNTech的疫苗获美国、加拿大、英国等多国审批通过……疫苗终于要来了,但全球疫苗的“南北差异”问题却日益突出。

  国际疫苗监督机构“人民疫苗联盟”(People's Vaccine Alliance)12月9日表示,当前发达国家囤积过量的新冠肺炎疫苗可供国民进行3次接种,加拿大的购买量达到人口数的5倍。占全球14%人口的富裕国家购买了世界上一半以上的疫苗,但在67个较贫穷国家中,只有1/10的人有望在2021年底前接种疫苗。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约翰·肯格松10日对半岛电视台表示,富裕国家购买的疫苗“超出了他们的需求”,目前非洲无法从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(COVAX)获得足够的疫苗,疫苗分配已成为“道德问题”。

  在疫苗资源问题上,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不平等问题长期存在。在世界多国已经根绝了麻疹、白喉、破伤风等疾病时,世卫组织的报告却显示,仅2018年就有2000万生活在最贫穷国家的儿童错过了疫苗接种。

 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·古特雷斯9日警告,当前“疫苗民族主义”盛行,确保非洲及其他发展中国家获得疫苗,唯一的办法就是国际社会加大对COVAX的资助。古特雷斯称:“新冠肺炎疫情是全世界共同的敌人,不幸的是,各国政府尚未联合起来应对。相反,国家、地区、甚至城市之间相互竞争,争夺基本物资和一线工作者。新冠疫苗必须成为全球公共产品,我们不能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。”据世卫组织11日报告,当前COVAX仍面临43亿美元的资金缺口。要避免疫情带来更深刻的南北分断,避免疫苗这一“人类希望”异化为“富国希望”,需要更多的发达国家挺身而出。

 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,中国承诺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,并宣布加入COVAX,运往埃及的首批新冠疫苗被埃及卫生与人口部长哈莱称为“历史性时刻”。对此,彭博社评论,中国的加入填补了美国拒绝这一计划后,全球公共卫生领导地位的空缺,中国与美国形成了“鲜明对比”。

  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之际,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可能成为全球防疫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,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。在新冠肺炎疫苗研发这项全人类共同的事业中,根本不应该存在政治博弈和零和游戏的戏码。期待更多国家和组织能够为弥合“疫苗南北差异”迈出关键一步。

【编辑:田博群】